br于是在夜晚的时候网络

2020-09-18 | 民生理财  浏览:1次

于是在夜晚的时候,当风扇不断发出呼呼的声响,我会觉得那是电脑在为他紧张不安的心。

那个少年的样子,在潮湿而寂静的凌晨,不断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。然后就像陈绮贞的《AFTER17》一样。他带来了美好而遥远的单簧管的演奏,把我暗寂的房间换成披着暮色的学校主楼。红色的砖墙发出微微的光亮,白色扶手和已经被降下的国旗。

叶钦就在楼下跑过。身影修长,白色外套在他背后鼓得高高的。

我就这样又一次望着回忆里他的样子。

高中的时候,除了应付可怕的数学课,更多时间里我都在漫无目的地神游。常常被老师点名批评,课后又依然没心没肺地捧着CD发呆。在源源不绝的音乐里,站在三楼窗口望向奔跑在操场上的小人,或是更远处高高的工地吊臂。

有一天,我正在掏书包的时候,被身后跑过的人撞了个趔趄,刚刚摸到手的CD机就从窗口掉了出去。

几乎是眨眼间的变故,我看着CD机以快速的直线运动下坠甚至不知该如何反映。

这时,从底楼伸出一双手。接住了它。

那个人随后走出一层的过道,拿着CD机,站在阳光下回望上来。

日光下少年的脸含混不清。

可在以后的每次回忆中,我总会奇迹般地记得他脸上每个细节。它们在时日里如同被水滴放大的景色那样一次次鲜明。

花了很多时间才搞请出那个接住CD机的男生叫叶钦。和我不同班的。从他手里取回我的机器时,也就预告了这一事件的结束。可人的历程总是以各个不同的事件为分水岭,并在随后不断把你推向奇异的境地。

我开始在每次出操时注意着叶钦所在的班级位置。穿过许多林立的手臂,能看见他的一小个剪影。也开始关注中午吃饭的食堂,从熙熙攘攘的环境里要分辨他的存在。或是等放学在车站时,期待他自校门口走来。

心里有个地方变得无限膨胀,却又空洞得没东西可以填满。

连以往习惯性的神游,也变成有目的的行动。

常常给自己找各种借口朝他所在的班级方向走近,从眼角余光里努力搜索他的身影。或是在次数有限的接近中,和女伴大声说笑,愚蠢地想要吸引他的注意。

说这是愚蠢的,连我自己也知道。可又停不下来。

我停不下来。

哪怕是用眼光剪辑下的片段电影里,他也是那样明媚而干净的存在。在我单方面持续的美化中,变成越来越出色的少年。我相信他是这样的少年。

接着就看见站在他身旁的女孩。并不是仅仅站着那么简单。他们会一起出入与我所见的空间。会一起回家。一起走向食堂吃午饭。

那么,他们就会被说成是一对恋人关系了。

我时常和他们在校园的某处擦肩。叶钦挎着包的身体显得非常瘦削,他身边的女孩,留着及肩的长发。和他说话时因为身高的缘故会仰头很美丽地微笑着。然后他们持续着这个状态走过我身边。

也许我在他们视线的角落是个完全不存在的存在。

一般而言,暗恋总是会维持着一个雷同的状态,毫无波折地持续进行。于我也是一样,继续扮演着渺小的窥伺者。也许会有嫉恨那个女孩的心态,也许还会有对叶钦的无限辛酸,可当它们被一起摆到这漫长的单方面的心情里,都显得那么暗无声息。

只是后来又和那个长发的女生有了一点交情。

我也凝聚着梁田庚同志的心血和汗水。区党委对梁田庚同志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。(下转第三版)(上接第一版)吴英杰指出们被一起选入校乐队。两人都在长笛部。也许是有着怎样刻意的意图,我习惯在私下找她聊天。对方也依然是个不出所料的可爱女孩。于是就在这样短短的接触里,变成了略有关系的普通朋友。聊着明星的趣闻,某个老师的八卦,或是新开的商场。

练习结束的时候,她收拾好乐器箱,就会和我道别着,走出教室。而我就目送她的背影,想着她是否会和叶钦一起去那新的商场呢。

就是如此,在数学作业、模拟测验、体育达标,以及种种学校里必备的要素之外,还是会出现那些空洞或是扭曲,不时让我茫然伤感的人或事。

就像叶钦。

我依旧不能把他轻松地忘记。

尤其是在对他的关注夜以继日后。大概这个身材颀长,温和普通的少年不会知道,在有个人心里,自己会是那么奇异而不安的一个样子。我没有想过那次掉落CD机的事件会给往后的自己带来那么巨大的改变,可偏偏有那么一天,当我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,听着耳机里传来的“很爱很爱你”,还是弯下身去,轻轻地哭起来。

与此同时,随着我和那个女孩的越来越熟络,也能在许多场合下见到叶钦。他的视线会轻轻地扫过我,偶尔会对我点点头。

没有什么谈话。

我也不期望会和他交谈什么。不期望被他发现我内心的秘密。即便这个秘密一直在努力地挖掘一个出口。可我拼命地不让它见天日。

走在叶钦和那个女孩身后时,看着他们俩人的影子直接地延向我。男生异常高瘦的淡褐色影子,就指在我脚边。但我还是如同自己的影子那样,同样选择了与它们方向一致的躲避。

到了高二下学期,叶钦又恢复了很早以前一个人的行动方式。

我也很快从某些流言里听到那个女孩对他提出分手的消息。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我正趴在三楼窗台上,秋日里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照在眼睛里。以至于当时分辨不出内心是惋惜还是快乐。这个在我心里寂寂生长了几年的人像,好象已经不能更清晰一些。

可话虽如此,等到又一次看见叶钦下了体育课,和他的朋友们挽高了裤腿,提着可乐一路洋洋洒洒地跑进教学楼,我还是感到了莫名的欢喜。好象也许就要更接近点也说不定。

于是,当学校提出要进行“山区体验周”活动的时候,因为打听到“叶钦也会参加”,我立即义无返顾地报了名。

一周后,交钱,开完动员大会,就在一个凌晨,和另外全校的二十多名同学坐上了远赴山区的大巴士。

夏天的凌晨,天已经蒙蒙亮。我背着自己的行李,站在人群里,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事实——

毕竟传言是缺乏可信赖依据的。我并没有看见叶钦的人影。

他没有参加。

在山区里的一周过得可谓非常之辛苦。为了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我们被安排住到各家各户。招待的人家已经拿出了最好的饭菜,可还是以土豆和蔬菜为主。并且烧得很咸。我吃不习惯。

白天要去农田里帮忙干活,晚上的时候因为没有电视,和同住的几个女生一起聊天。看山上黑呼呼的一片又心里发颤。

于是总是很早就睡下了。

在半夜又因为嘴巴太干醒过来。喝了水后就睡不着了。一直一直躺在床上望着外面非常清晰的星夜。然后一句句喊着叶钦的名字。小声地,清晰地,流着眼泪地喊。

也许就是那次的远行,让我决定了回来后一定要表白出来。

完全的冲动却无可压制的想法。

因为和叶钦算得上点头之交,起码不是完全陌生的关系。所以给他打之类的行动好象还是可以接受范围之内的。不会太过突然。因而等到有个周末的时候,我拨响了他家的。

是他妈妈接的。我说我找叶钦。她说哦你等等,然后回过身去喊“钦钦”。

这个听起来非常幼稚的小名却使我一下非常伤感。

然后他走来接起。如我所料地,多少他还是有点意外,但在我努力地修饰气氛后,他变得渐渐释然了。直到我以“明天晚上你有空吗”为请求希望他能出来时,他才突然意识到什么。

他还是感觉到了。

在那端迟迟没有回应。我可以感觉到寂静的呼吸声。起、伏。然后迎来这样一个答案。

“我想,还是不要了……”

挂了后,只觉得自己脑子里是轰鸣的一团,可同时它们有沉默得可怕。我拿着自己的CD机,回忆那天在三楼窗口看见的楼下那个男生的样子。他的头发,服装,肩线和表情。它们突然地涌来,顶在心房每个角落,然后又一瞬消失,只留下我独自站在边不知所措。

算是没有开始就完结的恋爱。

几年后,我在络的校友录上看到了叶钦他们那个班的地址。点进去后,有人在里面贴着活动的照片。

里面就有他的。

他和男生、女生的合影。看着镜头,温和而帅气地微笑着。

我在电脑前,那笑容就像冲我而来。

我把所有关于他的照片全都保存进了电脑。也不会常常拿出来看。他还是那个我不敢碰、不敢动、不敢打搅的国足却已经基本被淘汰。从昔日的亚洲准一流内心极度的秘密。在夜晚的时候,会通过回忆大肆地骚扰我的梦境。

我看见梦里出现的他,跑过学校的红色教学主楼,一直停到我面前,伸手揽过我的肩。

共 57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秘密,尤其是上男少女的心中,那些朦胧的情感像一首歌,或是一阵风,那样温润而又甜蜜,使人难以忘怀。【:红荆】

1楼文友: 15:06:17 有些记忆会一直保存着,就像一幅风景画,用不褪色。

嘉峪关白癜风医院
复方鳖甲软肝片疗效怎么样
盘锦哪里的白癜风医院好
友情链接: 德州民生在线